Airy Day

【楼诚】《现世安稳》01

前言
这是一篇小短篇,现代背景,最早的构思是为了给那个动荡年代里,前赴后继的人们一个安稳现世。
如果有轮回,我认为他们值得“现世安稳,岁月静好”这四个字。
这里会出现一些熟悉的人,他们有些会一闪而过,有些会稍作停留。
我们也是这样,结识新的缘分,路过旧的前缘,索性各自安好幸福。
我始终认为,乱世之下的相濡以沫,不如盛世之下的相忘于江湖。
当然,只有亲人是永恒的。

01
明诚从图文中心回到宿舍的时候是下午两点,F大刚刚开学,作为大四的学长,课程已经不像以前那么密集,除去撰写毕业论文的功夫,空出的时间正好能做些自己喜欢的事情。
去年学期末F大的图书馆采购了一批国外原版的学术著作,晦涩艰深,昂贵非常。
明诚挑了几本西方经济学相关著作,旁边置着一部词典,常常一看就是好几个小时。
明诚所在的F大的校园占地有一千多亩,图书馆到宿舍有很长的距离,途径食堂和教育超市,半路上就收到了室友的微信。
“小生这厢有礼,求学神带些吃食回307,来世当结草衔环,做牛做马。”
明诚心里“呸”了一声,回了一条,“要吃什么就说,别阴阳怪气。”
对方秒回:“汉堡,可乐加个蛋黄肉粽。”
明诚回了个,“了。”
“老吴说,他也要一份。”
明诚回了两个字,“了了。”
“老吴还说,他也可以给你做牛做马!”
明诚心里向室友全家道了声谢,抬脚往教育超市走去,他的作息时间规律得像时钟,宿舍里那几位是掐着时间给他发消息的。
教育超市的阿姨和他很熟,结算的时候寒暄了两句,到底是在这里念了三年书的学生,长得好看印象就更深了一点。
离开教育超市,回到宿舍,进门就见两个死宅室友在5v5排位开黑。
明诚把手里提的塑料袋扔到其中一人写字台上,瞄了一眼电脑屏幕,一波团战,空了无数个大,抠脚技术。
吴绍钧的眼睛还在屏幕上,身体扭曲地往明诚方向靠,“都跪了三把了,需要大神解救。”
明诚不置可否,走到另一名死宅后面,这位技术也好不到那里去,吃了一个强制位移技能,瞬秒,明诚笑道:“清者自渡,浊者他渡。”
吴绍钧把鼠标扔在键盘上,“投了吧。”
死宅二号同样面色萎靡,“我一身浊气,求大神渡渡我。”
这位仁兄名王玥是F大中国语言文学系的一朵奇葩,学这一门的学生本来就少,开学分配宿舍的时候运气不佳,成了落单的独苗,这波祸水就被东引到了307,凑成了一个三人寝。
明诚和吴绍钧是经济管理学院的学生,与王玥已经相处了三年,感情笃深。
“玩得差不多行了,三点还要选课。”明诚好心提醒两位舍友,“你们平均积点不到3.0,毕业太难看了,要不要考虑重修两门拉一下分?”
吴绍钧耸耸肩,“能毕业就行,就你家里管得严,大学还要问成绩,对了你还缺几门选修的积分?”
选修课每一年能修两到三门,由学生自己决定分配,到了毕业修满额定量就行。
明诚算了算,道:“还有一门。”
“一门?”王玥睁大了眼睛,“你其他都修完啦?”
明诚点点头,“反正闲着也是闲着。”
“你这个闲字的定义和我们不一样。”吴绍钧说着点开了学校的选课网页,“这破网,又要折腾了,当年应该考到隔壁去。”
明诚坐在电脑桌前,输入了自己的学号密码等着网页跳转,深有同感,“二十一世纪网速也是择校依据。”
选课这件事最重要的是耐性和恒心,是对一门课程一个老师如信仰般的推崇和执着。
吴绍钧好不容易点开一个网页,“老何的课,人又超了。”
教微观经济学的何教授,课上得不是最好,却是最好过的,颇受学生爱戴。
明诚这边的网页还在加载中,浏览器的小圈圈一直在转,他不挑老师,相当淡定。
舍友的抱怨声还没有停止,喃喃道:“这学期的选修课还多了一门运筹学,我看看老师是谁……嗯……。”
吴绍钧转过头,拍了明诚的肩,“难得遇见一个你本家。”
明诚转头目光落在舍友的电脑屏幕上,“经济管理学院选修,运筹学,授课教师,明楼。”
明楼!
明诚盯着电脑屏幕上的字,确定自己没有眼花,真的是明楼!
F大的网速其实是不慢的,选课难主要是学校网站的服务器跟不上,这在以前明诚只是稍稍抱怨一下,从没有到深恶痛绝的地步。
现在他看着不断旋转的小圈圈,生怕自己选不上去。
明诚清空了后台程序,只留一个浏览器在运行,大学四年临近毕业,他才体会了一把新生选课时的焦灼。
明诚选上明楼的课时,表格里的已选/总数显示的是15/45,一个稳如泰山的数字。
到底是新老师开的课程,观望的学生不在少数,是以热度不高。
明诚选完其余的课程关了电脑,就出了宿舍楼。在F大的人工湖旁边找了一处长椅坐下。
他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,铃声没有响太久,对方接得很快。
“阿诚。”男人低沉的声音通过电波传来。
“大哥。”明诚的声音有些颤抖,“你回来了?”
“嗯,倦鸟归林了。”
“为什么不告诉我?”
“我想给你个惊喜。”
明诚听着兄长的声音,轻声问道:“还回去巴黎吗?”
“家人在哪,我就在哪。”
明诚挂了电话,终于觉得自己的心安定了下来,他曾经无数次问过姐姐关于兄长归期,明镜只是叹气。
明楼说过,“父母在不远游。”
后来父母不在了,他就说想出去看看,一走就是四年。
这里是一处位于S市市中心的别墅区,小区最里面的那栋建筑是明家的物业,长姐已婚,明诚和明台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寄宿学校。明台还在读高中,学业繁重,明楼回到S市拜访过明镜就来了这里,这处房产是父母在世时置办好的,原本就是要留给他的。
别墅二楼的办公桌上是一叠股权转让协议,明楼一回国明镜就让秘书给送了过来,是他作为明家嫡子该拿的那份。
包括一线城市的住宅商铺还有些家里产业的股权,另外附了一份明镜购买的家族信托基金合同。
蒙祖荫庇佑,一生衣食无忧。
明楼挂了电话,给明诚的手机发了一条短信,时间是晚间六点,约在他住的别墅,叙旧。
想着再过两个小时就能见到明诚,男人的眉眼温柔了许多。
高级别墅区十分注重隐私保护,明楼思忖着给物业打了个电话,告知12栋六点有客到,叫明诚,是自己的弟弟,特意叮嘱安保处到时候别把人给关门外了。
物业那边态度殷勤,认认真真给记了下来。
因此,明诚从学校出来乘一个小时的公交到明楼所在的别墅区时,安保处可以说是十分热情了。
干干净净的学生,白衬衫牛仔裤斜跨着书包,周身都是青春的气息。
保安看了下时间,正好是明先生约的点,笑容满面,“您找哪位啊?”
“12栋,明楼先生,我是他弟弟,明诚。”
时间地点人名都对上了。
保安按下小区大门开关,做了个请的手势,“明先生提前和我们打过招呼了,您请。”
明诚朝着对方点点头,以示感谢,抬步进了这寸土寸金的地方。
12栋坐落在最里面,别墅区的容积率很小,开车不觉得远,步行就要耗些时间,明诚从大门口走到12栋花了差不多有五分钟。
12栋的底楼外墙上嵌了一块乌木砖,砖面镂空刻了一个“明”字,里面浇了工艺树脂,是澄净明亮的颜色,别致而精细。
大门敞开着,明楼穿着白色衬衫黑色休闲裤,额前头发散落下来,靠在门边唇角带笑。
明诚眨眨眼,看着英俊得不能逼视的男人,觉得自己是走进了画里。
“怎么过来的?”明楼说着话引弟弟进了别墅。
明诚坐在玄关处,弯腰换上皮质的拖鞋,“公交。”
“我记得你大二的时候就已经有驾照了。”明楼合上宅邸大门,“大门口到这里要走很久。”
“学校里太招摇了。”明诚笑道,“我是去读书的,况且现在出门停车也不方便。”
“也是。”明楼附和了一声,看着面前带着笑的青年,顿了一会儿,终于开口,“交女朋友了吗?”
明诚被兄长问得一愣,“没有。”
明楼点点头,“嗯,是该以学业为重。”
明诚显然不喜欢这个话题,话锋一转,“如果今天不是我选课的时候看到了你的名字,你打算瞒我多久?”
明楼看着弟弟,伸手拍了拍他的肩,“你一定会看到的,这个假设不成立。”
明楼的解释没有问题,可明诚觉得这不是一个逻辑问题。
这个年代,家庭观念没有以前那么重了,出国移民,经年不归,他见过很多这样的例子。
明家家长双双身故,明镜成婚,明台早晚也是要成家的,明楼的挂念少了许多。
他在S市念了兄长四年,最怕的事情就是哪天明镜突然告诉自己,大哥决定移民法国,不回来了。
明楼要是早一些告诉他回国的决定,他能早一些从这种可怕的假设中挣脱出来。
明诚的手拉上兄长的腕,“大哥,我很想你。”眼里带着微光。
明楼叹了口气,把人拉进了自己怀里,轻轻地拥抱了一下,他拍拍明诚的背,就像小时候一样,“以后我一直都在。”
明诚得了明楼的承诺,人灿烂了不少,冰箱里的存货很多,他主动承担了的做饭的工作。明楼坐在一楼客厅的沙发上,电视机开着声音不大,他听着厨房里的响声觉得自己是饮鸩止渴。
明诚的手艺还算不错,浓油赤酱,有家的味道。别墅的餐厅很大,雕花的水晶灯撒了一室光明,也许是心里那处被填满了,明楼并不觉得空落。
“今天选好课了?”明楼把筷子搁在小巧的白瓷筷架上,问道:“什么时候正式上课?”
明诚往兄长碗里夹了一块鱼,“明天,您是我们学校老师怎么这都不知道。”
“我又不坐班。”明楼理所当然道,“我的第一堂课在周五。”
明诚回忆着选修的课表,“嗯,我记得是下午四点。”
明楼笑道:“你选了?”
“当然。”
而且他选的时候如临大敌,就怕挤不进去。
明楼很满意这个回答,“以后你就是我学生了。”
明诚不以为意,“我本来就是听大哥教导长大的,没什么区别。”
明楼低下头,微微一笑,“今天晚上还回学校吗?”
明诚抬手看了看时间,“不回去了,明天上午十点的课,我就在大哥这里打扰一夜了。”
明楼面色如常,“正好,我刚回来,家里的衣服毛巾都是新的,你可以用。”
明诚笑着应了一声:“诶,知道啦。”
其实明诚在S市除了明家主宅,还是有其他住处的,十八岁生日的时候,明楼送了他一套位于S市中心的三居室,房子不算大,布置得很温馨,离这里的别墅区不是很远。
明楼送的地方,明诚舍不得租掉,就一直空关着,有时间就会回去住两天,打扫打扫。
兄长以前说过那个地方是留着给他娶妻生子用的。对于自己这个便宜弟弟,明楼周到细致得无以复加。
这个点其实也不算晚,无论是回学校还是自己的住处都绰绰有余。
明诚是自己不想回去,久别重逢,他更愿意待在明楼身边。

评论(32)

热度(526)